<tt id="8DMqR43"></tt>

<s id="8DMqR43"></s>

<s id="8DMqR43"><noframes id="8DMqR43">

<s id="8DMqR43"><sup id="8DMqR43"><blockquote id="8DMqR43"></blockquote></sup></s>

<code id="8DMqR43"><blockquote id="8DMqR43"></blockquote></code>
<video id="8DMqR43"><nobr id="8DMqR43"></nobr></video>

<p id="8DMqR43"></p>

<video id="8DMqR43"></video>

<video id="8DMqR43"></video>
<tr id="8DMqR43"></tr><s id="8DMqR43"><sup id="8DMqR43"><mark id="8DMqR43"></mark></sup></s>

<del id="8DMqR43"><input id="8DMqR43"></input></del>

<s id="8DMqR43"></s>

<code id="8DMqR43"><optgroup id="8DMqR43"></optgroup></code>

原创

拉胯一天,明天大章-陆野的小说免费最新章节-笔趣阁

次日一早,徐怀与徐武碛、徐武坤、潘成虎、郭君判及解忠等人登去塬上,走进寨门洞开的乌敕砦。唐青已早一步率三百多甲卒进驻乌敕砦。解忠以为大胜之后,军纪难免会有所松懈,但走进乌敕砦,却见桐柏山卒秩序井然的控制寨门、族祠等主要建筑,衣甲整饬的等着他们过来——乌敕氏六百多男丁此时都背缚双手,跪在族祠前的空场地等着受降。徐怀却没有急着走入乌敕砦,则是停留在砦门前左右打量。乌敕砦占地百余亩,不算多大,但夯土筑成两丈高厚的砦墙高踞塬顶,四面陡峭崖坡,除了一条盘山小径直通砦门,可谓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险。乌敕氏控扼朔州暗通岚谷的峡道,坐享地利,获利颇丰,这从乌敕砦的建造便能窥得一二——从砦门进去,铺石大道两侧是两座青石铺底的水塘,可见乌敕氏前人在塬顶修建大砦,认真考虑过塬上取水困难的问题。说到底还是乌敕氏太轻视朔州兵马打击西山蕃胡的决心了,在桐柏山卒围攻过来之时,没有想着将族人、牲口往西山腹地转移,竟然都收到大砦之中,以为桐柏山卒在大砦前丢盔弃甲、损失百余人手就会狼狈而去。乌敕氏以为最多他们只会被包围十天半个月,以致塬上水塘的存水,早期就被成千上万拉进砦子里的牲口迅速消耗一空。乌敕氏作为山胡人,族人虽然主要以牧养牛羊驼马为生,但看砦中建筑,汉化程度还是比较深——当然,与徐怀在当世所见到的任何一处庄寨一样,砦中建筑也是泾渭分明。贫民居住的都是草房土屋。这段时间转移到塬上的牲口也都挤在贫民区狭窄的街巷屋舍里,到处都是溺便,腥臭不堪。却是地势最高的东北角则是与乌敕氏族祠连成一片的都是青砖黛瓦砌就的精致宅院,此时还保持足够的整洁。要不是四周塬峁黄土茫茫,单看这片宅院,还以为已归桐柏山里。乌敕氏六百多男丁,不分老少都背缚双手跪在族祠前的空旷场地上,两边的巷道里挤满被缺水折磨得没有人形的妇孺,被拒马与手持刀弓的甲卒挡住,或惊惶或麻木的朝族祠前看过来,等待命运的审判。在草原上,投降后被诛灭全族、男女老少一个都不放过的事,史不绝书。在最终的命运降临前,所谓的承诺比屁还要轻,何况徐怀并没有许以承诺。在族祠前,乌敕扈不仅他背缚双手,乌敕氏的其他首领及子孙辈以及家中数十女眷都同样背缚双手跪伏在地上。虽然徐怀并没有勒令女眷也要捆绑投降,但乌敕扈更担忧不将女眷集中捆绑起来,有可能先被那些莽撞的大头兵给糟蹋了。收缴的刀弓铠甲,在广场前也堆积如山。徐怀走到族祠前,沉默的看了一会儿,才沉声说道:“乌敕扈,你抬起来头看着我。乌敕一族坐享西山地利,砦中广厦豪宅、如花美眷还不能满足你的贪心,你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却为何三番数次挑衅朔州?”“乌敕扈受莫突顿利挑唆,以为朔州软弱可欺,却不识徐军侯威名,罪该万死?!蔽陔缝杩耐返?。徐怀盯住乌敕扈,厉声喝斥道:“乌敕扈,你等当然死不足惜,但你看看你身旁的乌敕族人,一个个面黄肌瘦,平日里想必也是衣不蔽体、食不裹腹,你等怎么就忍心骗他们拿脑袋别在腰上帮你拼死拼活?即便我徐怀无能,叫你们打下朔州,他们又能得到什么好处?除了放纵数日奸杀劫掠外,从此之后能住上广厦豪院、能坐拥如花美眷,从此之后妻儿父母能衣食无忧?他们拼死拼命,到最后还不是拿他们的脑袋,帮你们夺金掠财、封官加爵,然后叫他们的子子孙孙,倍加受你等子孙的盘剥、奴役?”乌敕扈当然能想到投降之后,即便他及家人能苟且活得性命,但对女眷被侮辱以及种种酷刑加身都有心理准备,更不要说当众被训斥了。只是徐怀这时所训斥的这些话,叫他很有些摸不着头脑,却不知道要如何卑微的回话,才能叫徐怀满意。徐怀没有理会乌敕扈,拽起一名穿破烂袍衫、须发乱蓬蓬的瘦削胡汉,看他骨骼粗大,被捆绑住的双手虎口掌缘皆是厚茧,应是武艺不错之人,问道:“我记得你的样子,好几次袭扰朔州都有你的身影!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妻儿父母在哪里?”“我叫乌敕海,你管我妻儿老母做甚?”乌敕海双膝努力跪直在石地上,豹目桀骜不驯的盯住徐怀。“阿海!”这时候一名胡妇在被拒马、甲卒封锁的街巷里凄声呼叫。徐怀示意放那名胡妇过来,紧接两名瘦骨伶仃、都看不出男女的孩童跟一名颤巍巍、风吹能倒的老妇,也跌跌撞撞的走到族祠前的空场地上,簇拥到乌敕海的身边,惊恐的盯着徐怀。“乌敕海,你睁开你的狗眼看看乌敕扈家的儿女、婆娘,再看看你自己的妻儿老母,”徐怀从乌敕扈身旁拽起一名皮光肉滑、穿着锦袍的女眷以及几个孩童,扔到乌敕海跟前,厉声问道,“你他娘跟我说说,你跟乌敕扈袭扰朔州,到底是为什么了?是为了自家妻儿老母活活饿死渴死,为了乌敕扈院中的女眷、孩童到这个节骨眼上都还能一个个养得皮光肉嫩?我知道乌敕寨被围困缺水好些天,但乌敕海,你睁开眼睛看看,乌敕扈宅子里像是缺水的样子吗?你能从乌敕扈宅中女眷身上搓出半点污垢来吗?”徐怀一把将一名女眷身上袍裳扯裂开来,将她光滑雪白的胴|体暴露在乌敕海跟前,叫他睁眼看着。徐怀无视那蜷住四肢的女眷,重新站回到族祠前的土台,看着跪伏在地上的群俘,振声问道:“照着你们山胡人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规矩,我不该对你们手下留情,但上天有好生之德,我现在需要你们给我一个放你们一马的理由!我军接下来还继续要攻打白罗冲,我现在要从乌敕部招募百名健锐为我军先驱,谁想赦免其罪,谁想妻儿父母立刻得到救护,不受饥渴折腾?”

本文页面地址:www.s7vg3.info/txt/194471/61119181.html

精美评论

Comments

何长庚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道伤
康有为

原来在伤心地时候

不许回头
世界上最勇敢的人
史隽之
我喜欢你的眼睛

热门推荐:

  第 924 章 跟北冥家族合作-护国战神小说杨风-笔趣阁 第512章 就是了不起-三寸人间王宝乐小说-笔趣阁 拉胯一天,明天大章-陆野的小说免费最新章节-笔趣阁